• 郭某和沙某合伙开了一家汽车修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汽修公司”),效益不错。经营一段时间后,两人想招募股东扩大规模。沙某的老乡杨某听闻后也想入股。2017年11月13日,三人签订一份《合伙协议》,约定杨某出资15万元入股该汽修公司,持股比例10%,另支付1万元作为该公司的流动资金。 协议签订完毕,杨某便将16万元转入了沙某的账户,认为自己已经成为了汽车修理有限公司的新股东。汽修公司给杨某安排技术主管一职,每月按时发放1.5万元工资。[详细]
  •      2016年9月6日,小冯与经营文创公司正红火的大学同学小李一拍即合,签订了一份《增资合作协议》,协议约定:  小冯以现金出资200万的形式对公司增资,并成为公司的新股东,享有公司2%的股权。若公司未能于协议签订后2年内在新三板挂牌,视为违约,小李应回购小冯所持有的公司的全部股权,回购金额为小冯的投资本金及从投资开始之日起按年利率10%计算的利息。[详细]
  • 案例:今年年初,王女士(化名)因生产经营需要大笔资金投入,向银行申请办理了贷款,另一边与某金融代理公司签订委托贷款协议。后银行审批同意了其贷款申请,王女士遂放弃继续要求该金融代理公司为其办理贷款。但王女士提出,当时缴纳了5000元定金,该公司实际并未付出任何工作,应该将该笔定金退还。那么,这笔钱能退吗?浙江志和律师事务所律师章杭元就此进行了解答。...[详细]
  • 花了巨资装修的美容院,眼看着熬过了去年的“困难期”,不曾想今年又遇上征迁。店要关了,装修成本、房租成本、员工成本该找谁算账?对店主陈女士(化名)而言,这个问题实在是头疼。...[详细]
  • 首付三成买车,两年保底物流收入40万元,这样的好事你信吗?最近,倪某(化名)就信以为真,和A公司签订了《购车合同》,并现场转账5万元。合同中约定购车款为17万元,其中购车定金为5万元。但实际A公司口头告知他,该5万元系后续物流保底的加盟费用。...[详细]
  • 每天早上7点半,上班之前绕道去照顾88岁的母亲,是阿良(化名)每天固定的“流程”。作为百货公司的正式职员,他的上班时间是早上8点半,等安顿好母亲,才会赶到公司开始一天的工作。...[详细]
  • 主播带货,是互联网经济背景下诞生的全新营销模式。随着该行业的不断发展,随之而来的是主播素质良莠不齐、产品质量难以保证等问题,令消费者感到担忧。近日,王先生便遇上了类似问题。...[详细]
  • 出门吃饭,你是否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有些餐厅不提供人工点餐,甚至不提供现场菜单,因为没有服务员接待,消费者只能扫描桌上的二维码,关注公众号或小程序后进行点餐。不同的餐厅去得多了,不仅积累了一堆五花八门的公众号,还会被公众号每天推送的消息弄到不胜其烦。看似便利的“扫码点餐”背后隐藏了什么,让我们来听听律师是怎么说的吧!...[详细]
  • 2020年年初,消保委临浦分会接到投诉称萧山临浦某水产商行销售的小龙虾涉嫌存在严重的缺斤短两的情况。工作人员检查后发现其用于称重结算的两台电子计价秤未经强制检定,但是经工作人员现场使用标准砝码进行比对,发现两台电子秤均显示“准确”,也并未发现电子秤存在“作弊”的功能。另外,商家也坦陈投诉人反映的情况属实。面对该情况,工作人员通过细挖线索,深入调查,发现经营者在出售小龙虾时,其事先将小龙虾放置在盐分含量低于正常状态的水生环境中,促使小龙虾尽量多吸水,由此增加小龙虾体内的含水量,从而达到销售时增加小龙虾重量的目的,后因销售给消费者时将小龙虾放置在包装袋中,小龙虾将原先多喝的水回吐,导致小龙虾的重量“缩水”。经营者在销售时并未向消费者说明上述情况,隐瞒其所提供商品质量等与消费者有重大利害关系的信息,误导消费者。经调解,经营者赔偿消费者1000元,市监部门也依法对经营者作出行政处罚。...[详细]
  • 时下,先充卡再消费的“预付卡”消费模式,比较常见。然而,实际消费时,有人就遇到过卡里的钱还在,店却没了的困境。本报《“茬”话汇》栏目刊出后,收到了一位网友“苹果”的爆料,她声称自己遭遇了充值卡后美容美发店关店不能消费的烦心事。...[详细]
  • 王先生怎么也没想到,一次原本简单的事故处理,因为4S店接连不断的“意外”,给他带来了一次糟心的体验。昨天,王先生成了本报《“茬”话汇》栏目的首位找“茬”人,向记者倒起了苦水。...[详细]
  • 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拿到S市中心绝佳地块,对外号称要打造城市中心精装标杆,历时多年,终于竣工验收。然而就在交房后,购房者发现房屋质量存在大量问题,诸如天花板漏水、瓷砖空鼓、门窗翘裂、墙面渗漏、开裂、管道堵塞等等,对此,购房者议论纷纷。...[详细]
  • 陈某、刘某、郭某系杭州市萧山区某公司员工,在职期间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约定采用综合制工时制,同时签订员工自愿放弃缴纳社保承诺书,愿意将社保待遇以现金补贴方式每月发放。...[详细]
  • 2020年11月下旬的一天,萧山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正在开庭审理一起非法利用信息网络案。被告席上站了近二十个被告人,年纪最大的三十来岁,最小的不到二十岁,他们大都是刚出校门的打工者,一个个稚气未脱,斯文秀气。很难想象,他们是犯罪嫌疑人。但此时,他们的确是正在被审判的被告人。被告席上身材娇小的小王,是个九五后,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小,而站在她旁边的两个被告人,是零零后,刚满十九岁。他们曾经是同一家公司的同事,有着同样的身份和共同的经历:公司的底层员工,如今的被告人。...[详细]
  • 萧山地区小王和小李经他人介绍,经婚检后并于2020年登记结婚,婚前男方向亲友借款付了彩礼。婚后小两口在一起生活数月仍未怀孕,男方父母十分焦急便催促小两口去医院检查。女方一开始以害羞、隐私等原因拒绝检查,后因男方检查后无碍,不得不在男方的坚持下前往医院检查。最终男方得知女方患疾病,终生无法生育。男方因此提出离婚,但是女方不同意并要求男方赔偿青春损失费。2021年初,为维护自身权益,男方委托律师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离婚并退还彩礼以及赔偿相应损失。本案经法院诉前调解无果后进行开庭审理。在法庭上律师经法院准许,调取了女方近两年的病历材料、婚检材料证实在登记结婚前女方已经知道自己患有疾病无法生育的事实。另外,从男女方之间的聊天记录和媒人、邻里证言、亲友可以得知,男方以及男方父母极其渴望生育后代,不惜借钱办婚礼、付彩礼,且因男方所在村社已经拆迁,希望能生育两胎分配安置房和相应的赔偿用以偿还债务。因女方在明知男方婚后迫切希望有孩子的前提下,故意隐瞒无法生育的事实,使得双方感情基础已经破裂,也因女方有证据显示其已经无法生育,夫妻感情已经没有和好可能,法院判决离婚并根据女方过错以及法律规定要求其退还部分的彩礼。...[详细]
  • “法官,我是这里的租客,租期还没满,如果法院贴上查封封条,会不会影响我继续住下去?”近日,区法院执结了一起民间借贷纠纷,租客小高的经历帮大家看清租房要避开的“坑”。...[详细]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于2020年5月28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表决通过。它是新中国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被称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在法律体系中居于基础性地位。...[详细]
  • 带着“冒牌”妻子前往外地进行公证、伪造《抵押借款合同》、私自办理房屋抵押登记手续……谁能想到,这是一位丈夫对新婚妻子做的奇葩事,目的就是利用妻子婚前买的房产来“套现”。...[详细]
  • 年关将至,能顺利拿回被拖欠大半年的工资,是什么心情?近日,在萧山法院执行局办公室内,15位医药公司的职工用灿烂的笑容和竖起的大拇指,给出了最真实的答案。  受疫情影响,我区某医药公司自上半年开始陷入经营困境,逐渐走到了倒闭和破产的边缘,包括王大哥在内的15位职工因此被拖欠了6个月的工资。王大哥等人多次与医药公司协商,都没有结果。无奈之下,大家选择走法律途径,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详细]
  •     本想投资入股开启创业新天地,却半途折戟;对于当事人杨某来说,连续遭遇两次“打击”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自己过于信任老乡  2017年,郭某和沙某合伙开了一家汽车修理有限公司,效益不错。经营一段时间后,两人准备招募股东扩大规模。沙某的老乡杨某听闻后也想入股。于是,三方签订一份《合伙协议》,约定杨某出资15万元入股该汽修公司,持股比例10%,另支付1万元作为该公司的流动资金。...[详细]
  • 2020年3月2日,该装饰公司负责人收到一份律师函。令人意外的是,律师函里提到的内容与李女士的肖像权有关。律师函称,李女士认为该装饰公司侵犯了其肖像权,要求公司在收到律师函之日起3日内,删除发布在公司网站、微信公众号等平台上涉及李女士的宣传视频及个人图文简介,并书面道歉,赔偿经济损失及精神抚慰金10000元。...[详细]
  • 周某是当地小有名气的装修工,拥有自己的施工团队。通过朋友介绍,2018年8月,周某以包工包料的方式承接了甲公司的装修工程。随后,周某找到材料商王某,用王某的公司与甲公司签订了《材料采购合同》。按照约定,这份合同的价款除去装修所需的材料费,还包含了周某的施工费。...[详细]
  • 钱某与孙某两人系发小,毕业后在不同单位工作。孙某称投资失败,向钱某借款,钱某二话不说就借了孙某6万元;后孙某又找钱某借钱,钱某告知毕业后的积蓄只有之前的6万元,无钱可再出借。...[详细]
  • 2016年3月5日,王某向谭某借款10万元,约定1年后归还,李某在借条的担保人处签了名字,并明确担保期限为2年。一年后,王某迟迟未能还款,但王某承诺谭某定会归还,李某也表示自己会承担担保责任,因此谭某一直未提高重视。2018年9月,谭某找到王某和李某,希望重新写一份借条,对方表示愿意配合,但李某提出让谭某写个简单的《催款通知书》...[详细]
  • 2016年3月5日,王某向谭某借款10万元,约定1年后归还,李某在借条的担保人处签了名字,并明确担保期限为2年。一年后,王某迟迟未能还款,但李某承诺谭某定会归还,李某也表示自己会承担担保责任,因此谭某一直未提高重视。...[详细]
  • 60多元就能买3公斤牛尾?以为捡了便宜的范先生怎么也没想到,买到的“牛尾”竟是火鸡脖子冒充的。联系商家后,对方退了款。7月上旬,范先生找到萧山日报《“茬”话汇》栏目,希望给其他消费者提个醒。...[详细]
  • 17岁的花季少年小李(化姓),本该在校园里度过快乐时光,却误入歧途,在人生履历上留下了污点。法律援助律师王律师接手此案后与其父母沟通,了解到背后的故事。...[详细]
  • “炒股大师”每天分享“赚钱心得”,群内成员经常反馈获利“捷报”……这样的情景,是否似曾相识?如果“大师”话锋一转,直言“炒股有风险”,转而投入“数字货币”的新战场,你又是否会心动?近日,萧山区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涉境外诈骗集团诈骗案。通过此案,法官深度解析该类“投资理财诈骗”,提醒广大群众增强风险意识,谨防财产受损。...[详细]
  • 日前,萧山法院执结了一起健康权侵权纠纷,同村的老李和老喻两家人终于握手言和,长达6年的纠葛尘埃落定。...[详细]
  • 2020年10月,出租车司机石某开车载着乘客王某,在行驶途中追尾前方车辆。经交警部门认定,石某负事故全部责任,乘客王某和被追尾司机无责。...[详细]
  • 汽车与我们的安全出行息息相关。近几年来,随着机动车保有量持续增加,关于汽车相关消费中的维权也开始增加。本期“茬”话汇,我们聚焦汽车消费那些事儿。...[详细]
  • 王先生和妻子是大学同学,毕业后留杭创业。随着房地产市场的不断升温,王先生经营的装修公司生意也很是火爆,近三年每年年收入都超300万。孩子出生后,妻子选择了做全职太太,主要负责照料小孩以及老人等。但是,这些年,两口子一直因为琐事争执不断,今年过年更是因为拜年等问题吵得不可开交,妻子直接提出了离婚。王先生觉得妻子不可理喻,已经无法跟她正常交流,而妻子则认为丈夫这几年钱赚得不少,但人却变了心。虽经亲戚多番劝解,两人最终还是选择结束这段长达十二年的婚姻,其他都谈妥了,但在财产分割问题上产生了分歧。...[详细]
  • 如今绿色出行理念越来越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公共交通作为出行方式,乘坐公交车就是一种非常不错的选择,既环保又可以欣赏沿途的风景。如果在乘坐公交车时,因司机急刹等原因而受到伤害,则该乘客应以何种方式,进行索赔,违约还是侵权?...[详细]
  • 王先生和妻子是大学同学,毕业后留杭创业。随着房地产市场不断升温,王先生经营的装修公司生意也很是火爆,近三年年收入均超300万元。孩子出生后,妻子选择了做全职太太,主要负责照料小孩和老人。...[详细]
  • ​近日,区市监局稽查大队、市郊所与区公安分局环食药大队、蜀山派出所联合出击,一举捣毁位于蜀山街道某小区一处制假售假窝点,刑拘相关犯罪嫌疑人2人。从区市监局立案到公安分局立案前后不超过48小时,创下自双方执法协作以来最快速度。...[详细]
  • 购买商品时,遇到商家“以旧充新”怎么办?不要着急,及时固定证据,运用法律武器维权是关键。近日,萧山法院适用小额诉讼程序,调解了一起涉嫌欺诈行为的买卖合同案件。案件虽小,但消费者小李的一系列操作很值得我们学习。  因工作与生活需要,小李想要入手一台新笔记本电脑。去年十月份,在经过仔细对比、挑选后,她看上了一款知名品牌电脑,并为此花费了1.1万元。临走前,她向商家索要了购物发票。...[详细]
徐胜利

小微企业运营中,需要预防哪些风险?

主讲律师:浙江法君律师事务所裘机明律师

时间:12月24日上午9点

时长:90分钟左右

地点:萧山网直播间

...[详细]

企业运营风险多? 这本“避坑指南”请收好

“与陌生公司合作,怎么知道他们靠不靠谱?”“自然人、法人、法人部门可以作为合同主体吗?”“定金和订金有啥区别?”“合同上的释义有什么作用……”这些看似简单的问题,一着不慎,企业可能就会血本无归。那么,小微企业该如何防患于未然呢?...[详细]